忍者ブログ
於世界生存之証明、中英文之訓練場所。
26 . Sept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7 . August
認清自己真正所渴望的,別讓自己存有後悔的機會。



所渴望的

 

這是你所渴望的嗎?這真的是你所渴望的嗎?

處於濃情中的戀人啊,請認清自己真正所渴望的,別讓自己存有後悔的機會。

漆黑的地下室瀰漫著詭異的白色煙霧,包圍坐在正中央的不死之王。

只見他坐在華麗的皇座上,左手托著頭顱,右手則在把玩裝有鮮甜血液的酒杯,無神的雙眼望向前方,卻不見得有任何焦點,一切都彷彿在透露這名吸血鬼是在魂遊太虛。

突然,濃霧中出現了一雙手臂,從後把吸血鬼抱在懷裡。

「你不是最喜歡我的血嗎,Alucard。」熟悉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你怎麼會在喝醫療用的血漿?」

Alucard知道聲音主人的身份,只是說話的內容實在令他感到詫異。

腦袋立即閃過不同假設,希望能為現時的狀態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可惜經過反覆思考推理和排除錯誤假設後,他實在找不出任何可以解釋他的主人會如此行動的理由。

「你到底怎麼了,Integral?」吸血鬼已經放棄,選擇直接詢問以得到答案。

「你不是一直如此的渴望她嗎?」另一陣聲音從地下室裡響起,這次是男人的聲音,既陌生又好像似曾相識。

正當Alucard再度陷入迷思的時候,他的主人伸手搶過他的酒杯,放到旁邊的小桌,然後走到僕人的跟前,爬上他的雙腿。

「Alucard。」Integral叫喚僕人的名字,藉以奪回對方的注意。

聽到主人的呼喚,吸血鬼從沉思中回到現實,把視線重新集中在對方身上。

以充滿情慾的眼眸看著僕人,輕輕說道:「你怎麼可以拋棄我的?你怎麼會選擇那些令人乏味的血漿?」

只見她用那對沒有因為長期握槍而變得粗大的手,慢慢解開裇衫的鈕扣,露出自己那平日不見人前的姣好身材。

「難道你不想用獠牙深入我柔軟的頸項、吸取我美味的鮮血嗎?」Integral把整個身體壓向僕人,緩緩問道。

「Integral……」她那滑嫩的頸項在不斷地呼喚他,引誘他去咬住她的喉嚨。

只見Integral把手指貼在吸血鬼的唇上,示意他停止說話。

「我只是想要你……要我。」勾著Alucard的頸子,美麗的臉頰掛上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讓人失神的笑容出現短短數秒,就消失在與僕人的親吻之中。

剛開始的時候,二人的唇瓣只是輕輕的摩挲,然後才逐漸加重,吸呼也變得急促起來。

Integral沒有錯過任何挑逗Alucard的機會,她用吞頭掃過僕人的內壁,愛撫對方的獠牙,更邀請他的吞尖共舞。

雙手也不安份的在Alucard的身上遊走,開始為僕人寬衣解帶,想讓二人的肉體來個更親密的接觸。

面對如此煽情的場面,以一個普通男人來說,確實會把握不住;但對於Alucard,卻是毫無情慾可言。

一切都是如斯怪異。

「你不是如此的渴望她嗎?」男人的聲音再次在Alucard的耳邊迴盪著:「這不是你所渴求的Integral嗎?」

他不是看不到主人那充滿挑逗的神情,他不是見不到她的胸罩吊帶滑下肩膀,他不是聽不到她那充滿情慾的表白,他不是感覺不到她正用柔軟溫熱的豐滿胸脯隔著衣服摩擦著自己的胸膛,他不是……

但這不是真正的Integral。這不是她,不是真正的她。

無可否認,他迷戀Integral,那強悍的Integral,那經常反抗自己的Integral,那不輕易屈服的Integral,那口是心非的Integral,那面對自己表白偶然會臉紅轉身鬧彆扭的Integral,那……

這才是真正的Integral。他所深愛、所渴望的Integral。

他喜歡自己的主人,但不要她改變自己。

無疑,現在的他能盡情地吸取Integral那無人可比的美味鮮血,放縱地佔有那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美麗身軀。

這真的是你所渴望的嗎?

「不。」

Alucard抓著那對想替自己撤下最後一道防線的手,力度之強令Integral吃痛,依依不捨地解放了僕人的嘴唇。

「求你放開我的手,Alucard。」Integral以可憐的目光注視著僕人,不理身份地哀求著。

突如其來的敬語如同用指甲抓摑黑板般令Alucard的耳朵刺痛,從心底裡霧生一陣厭惡、噁心的感覺。

「Alucard。」

「只要你停止任何嘗試挑逗我的行為,我就放開你的手。」吸血鬼的語氣冰冷得如同屍體一般,儘管他本來就已經死了。

「為什麼?」Integral驚訝地看著僕人,激動的問道:「你不是喜歡這樣的我嗎?你不是想吸取我的血液、佔有我的身體嗎?」

Alucard不否則他是有這麼的幻想過,但這真是他所渴求的嗎?

「Integral,我美麗、聰慧的Integral……」只見Alucard嘆了口氣,看著地下室的天花,喃喃地說:「我迷戀的是你的心,我眷戀的是你的靈魂……」

Integral拚命的搖頭,似是接受不了Alucard的剖白。

「我喜歡你的身體,我鍾愛你的美貌,但我更愛你的心,更愛原來的你。」

「停止!停止!」Integral痛苦地抱住自己的頭,蹲在地上不斷咆哮:「不會的!不會的!沒可能的!」

Alucard把視線從天花轉移到正在狂叫的主人,說:「現在的你實在令我生厭。」

只見Integral的身體漸漸隨著她的叫喊變得光亮,然後突然向四面八方爆發,化成一道道刺眼的光線,令Alucard久久不能睜開眼睛。

「嘿!」Alucard猛然睜開眼簾,環視四周,發現自己正身處屬於自己的地下室。

看看自己的右手,裝有血液的酒杯依然悠在,敢不住嘗了一口,令人乏味的味道仍然存在。

Alucard不禁冷笑,彷彿是嘲笑自己還像個人類,還有做夢的閒情逸致。

「ALUCARD!」一把熟悉的叫喊聲伴隨著一陣急切的腳步聲,從房間外面傳來。

一瞬間,整個空間又變得非常寧靜,然後過了一會,地下室的門就被猛然踢開,一個金髮女人正氣急敗壞地衝進來,一邊走一邊叫罵:「你到底在幹什麼!我在辦公室叫了好幾次,你也沒有出現!」

Integral不停數落著僕人,中間還夾雜了少量粗話,但後者只是不斷傻笑,顯得非常受落。

「你在笑什麼?」察覺到吸血鬼異於常人的表現,Integral忍不住問道。

「相對那種脫光衣服、性感嫵媚的女人,我還是比較喜歡把身體包得密密實實的你。」吸血鬼微笑道,外加一個甜在心頭的表情。

只見他的主人先是呆了一下,然後頭上開始霧起大量青筋,手也不安份地摸向腰際的手槍。

「腦殘就給我去換個腦袋!」

一如所料,陣陣的子彈聲再度從英國皇立國教騎士團總部大宅傳出,連續數小時劃破倫敦郊區的長空。

 

 

■ 後記:

久休(三個月←汗)復出的文,打完都已經瓜掉了,後記後補吧。(逃←眾追毆)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RECENT MOTTO
Only the time of which you have made good use belongs to you.
ABOUT ME

Llarsa 拿撒
11/13

他稱白榊.舊稱白神/月和
嫌煩兼懶.故保留羅馬拼音

表面看似正常.內裡實為脫線
/百合愛好者.雙性向實踐人士

目前狀態:
頹廢大學生.生物系背德人士
每天都過著充滿中伏的生活
*此人現正留學芬蘭XD*
CHAT BOX
RECOMMENDATION
HELLSING:
インテグラ同盟 アーカード同盟
SOLID&ETC 吸血公子

LOTR: king's blue-green.

TF:
TF Armada Optimus Prime
MOP親友團
Transformers Slash

BLOOD ALONE:
高野真之のHP


GUNSLINGER GIRL: JEWEL BOX(相田裕 個人サイト)

赤ずきんチャチャ: Little Magican

APH:
典芬夫婦 典芬夫婦
APH Manner
COMMENT
[05/25 管理人]
[05/10 鈴]
SEARCH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