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於世界生存之証明、中英文之訓練場所。
26 . Sept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7 . August
 只要女人決心開戰,就必定能夠戰勝恐懼。



 恐懼症

 

女人一旦患上恐懼症,就必定對她們害怕的事物堅決拒絕。

像那十年前所發生的意外,就令一位主人再沒有於僕人面前穿著長裙。

夜幕低垂,是日間時代的終結,亦是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怪物、宴會,以及強姦犯。

在英國皇立國教騎士團總部大宅的局長辦公室,有名男人靠在窗邊,手指輕按著耳朵裡的接收器,收聽由另一邊竊聽得來的情報。

過了好久,男人好像聽到了什麼重大事情般,立即衝出辦公室,向大宅的最頂層跑去。

只見他在走廊盡頭的一道大門前停下,然後調整好自己的呼吸,才推門進入。

「Integral小姐。」

「Walter?怎麼樣,他走了嗎?」透過睡房的大型玻璃窗,Integral看到數輛印有「HELLSING」字樣的車子剛剛駛出閘門。

「是的,情報顯示Alucard大人已經跟隨作戰部的車子離開大宅。」Walter以專業情報員的冷淡語氣回答:「參考過往的同類案例,Alucard大人平均於三小時內完成任務。如果以最壞情況來說,小姐只有大約兩小時的時間。」

「很好。」Integral轉身向執事點頭:「你去通知Seras,要她在最短時間內準備妥當。」

「知道了,Integral小姐。」

執事退出房間後,Integral走到睡房另一邊的個人衣帽間。

今天的她刻意無視平日經常打開的衣櫃,反而走到最盡頭,一個雕飾比前者更精緻的木櫃。

儘管這個木櫃表面一塵不染,但它自身卻散發著被人拋棄已久的怨氣。

Integral猶豫了一會,然後憤然搖了搖頭,就用雙手拉開木櫃的門。

「怎麼還沒見到Integral小姐的?」穿著女性西裝的Seras一邊打呵欠,一邊向旁邊的Walter問道。

早已換好衣服、站在大宅玄關等待的Seras,終於在呆站將近兩小時的時候發出不滿的咆哮。

只見Walter沒有回答,就朝樓梯的方向鞠躬。

「Integral小姐。」

Seras抬頭,即看到身穿米白色晚裝的Integral拖著長長的裙擺,步步為營的下樓梯。

晚裝的設計突出了這位HELLSING機關局長的身材優點:腰部的布料因為後面帶子打結而拉扯著,使腰部更顯纖細;低胸襟設計亦令胸脯更為豐滿;光滑的古銅色背部和肩胛也在露背的設計下得以重見天日。

平日在空中飄揚的金色頭髮被主人束起來,在後腦附近結了個髮髻,只留下臉頰兩旁的部份金髮繼續隨著主人擺動。

每當Integral走一步,裙子寬闊的下擺就會隨著腳步的動作,有如海水般捲起一個又一個的浪濤。

如此一個造型,令Integral彷彿成為從HELLSING降臨的女神。

一位無論男女,皆會敗倒在其魅力之下的女神。

在女人的心裡,她是最值得敬仰、令人為之傾倒的對象;而在男人的眼中,她是全場最性感、最有情調的女性。

性感嫵媚而不刻意賣弄,存有情調而不嘩眾取寵,正是Integral成為一夜女神的關鍵。

就是如此一位女神,令Seras驚訝得只能呆站在原地,一下子動彈不得。

「Seras!」已經步出大門的Integral轉頭一看,發現身邊只有執事,而婦警卻沒有跟隨她的腳步,因而禁不住對她大吼:「你還呆在那裡幹什麼?」

聽到局長的咆哮聲,Seras才如夢初醒的回到現實,立即向大門跑去,說:「對不起,Integral小姐!」

Seras跑出大門的同時,即見到一輛馬車駛至。

「這是……」

「皇家的馬車,專門在重要宴會接送賓客到白金漢宮。」講解完畢,Integral就向馬車步去:「已經沒有時間了,趕快上車!」

當Seras才剛踏上車箱,馬車已經急不及待再度出發。

在漆黑的車箱內,光線雖然不足,但擁有夜視能力的Seras依然能夠清楚看到她主人的主人的臉。

那張少有撲上脂粉的臉,明顯被化上淡妝。

圓形眼鏡仍舊掛在鼻樑,出奇地跟Integral整個造型非常配合,除了給人睿智的感覺,亦增加了高貴的氣質,突顯她的貴族身份。

一切的準備都要令Integral的形象得以昇華。

「怎麼了?」感覺到婦警的視線在自己身上投射好久,Integral忍不住發問。

「對不起,沒……沒什麼。」Seras察覺自己的失態,立即道歉。

「……」

「只是,我在想……」欲言又止了半天,Seras輕聲問道:「其實穿裙子的Integral小姐很漂亮,可是為什麼Integral小姐永遠都只穿褲子呢?」

「……」

「而且為什麼不讓主人跟來啊?主人看到這麼漂亮的Integral小姐,必定會非常高興。」

聽到這裡,原本選擇無視問題的Integral即時冷冷的盯著婦警。

「呃……對耶,主人要執行任務呢……」接收到局長的目光,Seras只好向坐在對面的Walter求救。

「那麼,Victoria小姐,現在就跟你談談宴會禮儀吧!」

看著兩位僕人談得興高采烈的,Integral也把臉轉向車馬以外的世界。

那是十年前,在英國安全保障特別指導部本營發生的意外。

正因為那次有如跳肯肯舞的經驗,害得Integral不敢再於Alucard面前穿裙子。

當天Integral首次以皇立國教騎士團(又稱HELLSING機關)新任局長的身份,拜會過世父親的「老朋友」,即現任英國海軍中將兼圓桌會議成員潘伍德。

見識過這位中將如何怕亞瑟怕得要死後,Integral欲上前與對方握手,Alucard亦正好從地面升上來,想要嚇嚇這位膽小的中將。

不幸的是,這位僕人忘掉了自己藏匿的地方是他主人的影子。

很不幸的是,光線的來源是Integral頭上的正中央。

更不幸的是,這位皇立國教騎士團新任局長當天正穿著長裙。

就是這樣,眾人在Alucard出現的同時,也聽到某位可憐少女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當時那大腿傳來被毛髮掃過的感覺,那肌膚被另一種熱源貼上的觸感,還有那裙擺被扯高、差點對著潘伍德中將春光乍泄的景象,至今依然瀝瀝在目,種種都令Integral患上了恐懼症,一種名為「嚴禁長裙與Alucard同場」的恐懼症。

從此,Integral再沒有於Alucard面前穿過裙子。

「Integral小姐?」

熟悉的聲音喚回自己的靈魂,從十年前的回憶返抵現在的世界,Integral把視線轉移到聲音的主人。

馬車已經停下,是到達目的地的提示。

只見Walter已經站到馬車外頭,放下梯架,恭敬地向他的小姐伸手。

「你先下車吧,Integral小姐。」旁邊的Seras執起對方的裙擺末端,以免她踏到自己的裙子而從馬車仆倒下來。

「麻煩了。」Integral挽著長裙,小心翼翼地從馬車的梯架踏到地面。

在執事和女警的協助下,花了不少工夫,HELLSING局長終於安然站在地上。

「你們很慢呢!」

就當三人重整好視線,想要向宴會大宅的大門樓梯走去時,另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到他們的耳中。

「主人?」

「Alucard大人?」

懶懶把身體靠在柱子之上的Alucard,日常紅得刺眼的大衣被黑色禮服取締,白色襯衫配以黑色煲呔,外套末端分開成為優雅燕尾,令平日集瘋狂、變態於一身的他搖身一變為紳士。

外套衣領上那個小巧的HELLSING家族徽章,更是為吸血鬼的打扮點睛。

他的頭髮也明顯被梳理過,雜亂無章的零亂直髮不見了,取而代之是尾部稍微彎曲的長髮。

要是他跟Integral一同出場,不清楚HELLSING機關的人還會以為Alucard就是HELLSING的男主人。

「今天的任務比預期中更快完成,那隻爛貨吸血鬼不消一會就被我秒殺。」Alucard先對三人微笑,然後再望向執事說:「我想你要更新我的最快記錄了,Walter。」

「……」

「主人,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這倒要感謝你那位小隊長的幫忙。我回到大宅的時候,發現你們不見了,於是就去找今天沒有出勤的他。」吸血鬼推推鼻樑上的墨鏡,並以一貫嬉皮笑臉的方式說:「雖然他堅稱自己並不知情,但卻提供了重要的線索。」

Seras一面天真的問道:「重要的線索?」

「對,他說:『我只見到有馬車把他們帶走了!』,我就想到是要參加宴會。」視線漸漸移到一直沉默的Integral:「適逢今年是女皇登基四十五週年,所以我就來白金漢宮等候你們。」

「……」

全場鴉雀無聲,只剩餘主人跟僕人雙目對峙,像要在無聲之下交戰。

「婦警!」Alucard忽然叫喚Seras:「你跟Walter回去。」

「主人?」

「雖說今晚Integral是想讓你見識宴會場面,但畢竟今次的宴會實在遠超你的能力範圍。」只見Alucard慢慢走下樓梯,向Integral步去:「說得對嗎?我的主人。」

儘管說話的對象是婦警,但Alucard的焦點一直沒有離開他的主人。

眼見小姐的身體正在微微顫抖,Walter帶著擔憂的語氣問道:「Integral小姐,你的意思如何?」

Integral仍是一言不發,現在的她明白到什麼叫「心亂如麻」以及「自相矛盾」。

其實,她最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她是知道的,只是不願去行動罷了。

過了半晌,Integral似是作了重大決定般,緩緩呼了口氣。

「你就跟Walter回去吧,Seras。」

身後的Walter先是稍為驚訝,接著就會心一笑。

「明白了,那我們先走。」說罷,就示意Seras轉身離開。

「啊?這個,主人要跟Integral小姐玩得盡興啊!」

目送Seras像小孩子般追著Walter狂跑離開後,Alucard伸出雙手捉住Integral的手掌,然後手指不經意地按摩著Integral的手心。

即使雙方的皮膚都被二人的手套所阻隔,但熱能還是依舊傳送至對方的手。

「請原諒我當年的過失,Integal。」Alucard把墨鏡除下,用憂鬱的眼神看著Integral。「請原諒我逼使你要把美麗隱藏起來。」

昔日自傲的樣子不見了,在Integral面前是充滿歉意的吸血鬼。

只見Integral呆了一會,伸手撫上僕人的臉說:「英國人不會原諒曾經侮辱自己的人,但我會選擇忘記。」

「Integral……」抓著覆在臉頰的手,情難自禁地吻上主人的手背。

Integral合上美麗的雙目,感受著僕人傳過來的濃情蜜意,說:「我只是,不想逃避。」

沒錯,解不了心結,難道我只能永遠躲避他?

HELLSING的繼承者終生要跟他扯上關係,那我一生也要避開他嗎?

我避得開,我躲得過嗎?我真的可以嗎?

我的心會讓我做到嗎?

「走吧,要遲到了。」Integral提醒著僕人。

聽罷,僕人也識趣放開主人的手,跟隨後者的腳步走上樓梯。

「今天的你很漂亮。」不忘在對方的前額留下一吻,使得幸福的笑容像花朵般在Integral的臉上慢慢綻放。

「謝謝,Alucard。」

伸手讓僕人挽著自己的手臂,安心的感覺隨即湧上心頭,過往的恐懼感消失得無影無蹤。

經過玄關,才剛進入大廳,二人即成為繼女皇之後,另一在場人士的焦點,一直到宴會結束。

儘管已經離開會場,眾人心裡仍在惦記著由兩人構成的瑰麗圖畫,讚嘆不斷。

即使回到家裡,依然在腦海中陪迴,久久不能消散。

安全感與讚美,以及甜蜜的愛情,是要令女人增加自信的條件,也是讓她們消除心理陰影的良方。

只要她們決心開戰,就必定能夠戰勝恐懼。

更何況,給予良方的是自己的摯愛。

 

 

■ 後記:

好吧,我真的把I姐棒上天了。 
女神那段根本就是我自己的私心讀白!

恐懼症原因那段是從原著取得靈感:第五本A叔由I姐的影子「浮現」,以及第六本裡小時候的I姐。 
這兩集都是在英國安全保障特別指導部本營發生的,而小時候的I姐是穿著裙子跟中將見面,所以就產生了這麼一個恐懼症的引發過程。

卻說設計A叔禮服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小意外,當時我設定A叔是打領呔的,還要有個領呔夾在上面。 
只是,我總是覺得有點怪怪的,但一直找不出原因。 
結束花了整整兩天,我才想起:燕尾服,是配煲呔,而不是領呔,更加不會有領呔夾。(汗) 
可能最近都在忙其他的事,以致腦袋轉數速度都慢了。(黯然)

文章還是希望以簡潔、柔和作主題,所以結尾都是輕輕帶過罷了。 
希望還可以吧……

還是,最近比較喜歡安靜的文章。 
算是給自己的一種挑戰吧……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RECENT MOTTO
Only the time of which you have made good use belongs to you.
ABOUT ME

Llarsa 拿撒
11/13

他稱白榊.舊稱白神/月和
嫌煩兼懶.故保留羅馬拼音

表面看似正常.內裡實為脫線
/百合愛好者.雙性向實踐人士

目前狀態:
頹廢大學生.生物系背德人士
每天都過著充滿中伏的生活
*此人現正留學芬蘭XD*
CHAT BOX
RECOMMENDATION
HELLSING:
インテグラ同盟 アーカード同盟
SOLID&ETC 吸血公子

LOTR: king's blue-green.

TF:
TF Armada Optimus Prime
MOP親友團
Transformers Slash

BLOOD ALONE:
高野真之のHP


GUNSLINGER GIRL: JEWEL BOX(相田裕 個人サイト)

赤ずきんチャチャ: Little Magican

APH:
典芬夫婦 典芬夫婦
APH Manner
COMMENT
[05/25 管理人]
[05/10 鈴]
SEARCH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